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多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常见问答| 关于我们

15026900829

废水处理   关爱地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生态环境效益”是我国生物质能源化工作的出发点

“生态环境效益”是我国生物质能源化工作的出发点

关注:日期:2018-03-07

2017年12月4日,国家能源局、环境保护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的通知》,旨在依托现役煤电高效发电系统和污染物集中治理设施,兜底消纳农林废弃残余物、生活垃圾以及污泥等富含生物质的废弃物,破解农林废弃物露天焚烧、垃圾污泥围城等环境治理顽疾,强调了能源化消纳生物质的“生态环境效益”。

2017年8月4日,国家能源局正式发布《关于开展生物质热电联产县域清洁供热示范项目建设的通知》,旨在用绿色环保的生物质能替代传统化石能源,为治理县域特别是农村地区的散煤工作开辟新路子。强调了生物质的“能源效益”。

在我国,以焚烧发电为代表的生物质能源化行业,到底是立足“能源效益”解决能源问题,还是应该立足“环境效益”解决环境问题,是个事关这一产业发展根本的问题。综合生物质定义、作用及行业实践,笔者认为生物质发电行业更应该定位为环境产业,能源化消纳生物质废弃物是生物质发电的主要手段,其根本目的是实现环保效益。

一、没有一克生物质是专为“能源”而生的

根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给出的定义,生物质是指通过光合作用而形成的各种有机体,包括所有的动植物和微生物。生物质能就是太阳能以化学能形式储存在生物质中的能量形式,是仅次于煤炭、石油、天然气之后第四大能源。

从这个权威的定义来看,“生物质”是一个从能源开发利用角度给出的概念,对生物质在转化和储存太阳能工作中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权威阐述,强调了生物质的能源用途,但忽略了生物体生命活动本身价值,及其在生态链、食物链中的更高价值。“能源化”,突出生物质的能源效益,对生物质本身会造成具有不可逆的毁灭作用,不仅会影响生物质作为有机物的功能充分发挥,还会干扰人类食物链运行,甚至会危及生物系统的支撑体系。

生物质其实就是“物化”的生命体,生命体生命活动是构成地球生物系统的基础,缺少或没有了生命体生命活动,整个生态系统将会日趋凋敝,甚至变成死寂,所以生命体生命活动本身的价值是支撑地球生态系统的正常运行,对人类和地球上其他物种来说,这一价值怎么保护都不会过分。封山育林、禁止滥砍滥伐和禁止滥捕滥捞就是我国政府对生命体生命活动价值和意义的尊重和保护。

同时,微生物、植物和动物等生物体之间还是循环共生的食物链关系。作为食物链的顶端,人类无法像微生物和植物一样通过光合作用将无机物合成有机物,只能通过其他生物体来汲取食物和养分,维系自身生命运转。健全和夯实食物链必然成为人类生存优先考虑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食物安全性、多样性和质量。我国确定农林生物质利用顺序为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和能源化,前面的“三化”就是考虑食物安全、多样和质量方面的问题。

另外,经验和常识也告诉我们,不改变分子结构的物质利用手段是效率最高、耗能最少、最经济最环保的,有机生物质的开发利用首先应该在物质分子结构不改变或改变较小的物理方法中选择,也就是所谓的“原料化”,如将农林生物质做成家具、板材和建材等。

“燃烧自己,温暖大地”可视为生物质能源化的拟人表达,应是生命体失去生命后以毁灭有机肉体的方式释放能量对地球生态系统和人类做出的终结贡献。无论从支撑生态系统要尊重生命,还是从保障人类食物安全,以及资源循环综合利用的角度看,生物质能源化应是物质利用的最后手段,甚至是不得已的手段。台湾地区明确要求病死牲畜要经垃圾焚化厂处理及现代文明人选择火化终结消灭肉体残留对自然生态影响,是将能源化作为处理消纳生物质的一种手段。

到底将生物质发电定位于“能源化”处理消纳生物质废弃物,还是生物质资源“化能源”利用,确实存在争议,但笔者认为没有一克生物质是为“能源”而生,以获得“能源”为目的而大量消耗生物质的做法要慎之又慎。

二、“能源化”是生物质废弃物处理消纳的优先手段

没有一克生物质为“能源”而生,是反对从“能源”的角度来看待、开发和利用生物质资源,担心不当地主动开发利用会终结有机生物质的生态价值、食物链循环和其他更高综合利用价值。

然而,从处理消纳生物质废弃物的角度看,“能源化”确是一种优先选项。生物质废弃物是一个人设概念,一般而言,有机生命体在生命终结后应该以食物或肥料的形式进入食物链这个大自然本身设定的生物质快速消纳降解循环系统,其中剩下的一部分被人类用作生产生活资料(如草做纸、木质家具工具等),另一部分则是被剩下的不可利用和快速自然降解的,与被淘汰的生产生活资料的生物质就是残余物,因为这些残余物富含有机质会在一定的条件下滋生病虫害、腐烂变质、产生毒臭气体,进而影响当地人为生态和人类食物链高效循环,就被人视为“去无可去,留而有碍”的生物质废弃物。这就需要及时处理。

很明显,只有当某些生物质的不当存在对人类的生产生活造成妨碍时才会被视为废弃物,需要被及时处理消纳。以焚烧发电为代表的“能源化”处理,可以充分利用生物质自身富含的能量产生高温除菌灭害的效果,将大分子有机物变成小分子无机物,实现最大限度的减量,并可获得能量,也就是实现废弃物处理利用的最高目标即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

我国无论是较早的综合利用政策,还是近期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政策,均将生物质发电(包括农林废弃物直接燃烧和气化发电、垃圾焚烧和垃圾填埋气发电、沼气发电)视为生物质废弃物处理消纳的有效手段。

三、生态环境效益是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立足之本

用生物质生产能源与能源化处理生物质废弃物,文字相近,意思却大相径庭。前者是主动开发消耗生物质生产能源,追求的是能源效益;后者是被动处理消纳生物质废弃物回收能源,立足的是生态环境效益。二者的出发点有着本质不同。

有人会说,生物质燃料具有“碳中性”的标签,其生产的能源是可再生能源,用生物质生产能源也具有生态环境效益,但按此逻辑出现的“烧了森林发了电或废了粮食生产燃料酒精”这样的生态环境效益肯定是得不偿失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例如,欧洲是世界上生物质发电产业的先行者,也是我国生物质发电行业学习借鉴的典范,但2016年,美国东南部的沿海州北卡罗莱纳的森林地区向欧洲生物质电厂输出生物质燃料达到650万吨,导致美国65位科学家向参议院联名上书,反对美国为生物质燃料贴上“碳中性”标签,认为这会带来森林资源的严重破坏,加重温室气体的排放带来的诸多环境影响。

能源化消纳处理生物质废弃物则不同,未将能源效益放在首位,而是立足生态环境效益。这一处理方式尽管也产生可再生能源,但遵循类似热电联产机组“以热定电”的原则,有多少生物质废弃物发多少电,不会翻山越岭到处收罗生物质资源,也不会无中生有制造生物质废弃物,其出发点是处理生物质废弃物,且将生物质废弃物处理好。

我国一直对生物质废弃物能源化工作持鼓励支持态度,但对放开发展生物质能源化工作却慎之又慎。2000年,国家经贸委以国经贸资源[2000]660号文下发了《资源综合利用电厂(机组)认定管理办法》。城市垃圾和农林废弃物发电与其他适合能源化处理利用的生产和生活废弃物被列入鼓励支持范围。

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财政部在《“十二五”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实施方案》中列出了秸秆综合利用的顺序为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原料化、燃料化,燃料化排在最后的位置,其实质就是处理“去无可去,留而有碍”的秸秆。

国家发改委在2006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有关管理规定》,以及2007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调配暂行办法》,和财政部在2012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暂行管理办法》等政策性文件,均统一将生物质发电表述为“生物质发电(包括农林废弃物直接燃烧和气化发电、垃圾焚烧和垃圾填埋气发电、沼气发电)”,从括弧中列举的生物质发电种类来看,事实上就是废弃生物质发电。

2017年12月,国家能源局、环境保护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将“生态环境效益”列为能源化处理消纳生物质的目的。

从政府层面出台的一系列文件政策可以看出,以焚烧发电为代表的生物质能源化行业,更应注重生态环保效益。


本公司是废水处理公司,专注食品废水处理化工废水处理重金属废水处理重金属废水处理


在线客服
 热线咨询
15026900829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